我永远爱孙翔。

叶翔•Glück

1.孙翔他本就是为了社长一职而来的。现如今,他确实成了社长,不过开心之余总觉得心里有一块地方是空的。日子久了,他才意识到,心中少了的那一部分,是属于叶修的。
其实要说难过也倒是难过不到哪去,只是那种空荡荡的感觉终是令人不喜欢的。像是一只气球,就这样一直放置着,不曾有过什么破损,但就是有些在不经意间就从空隙溜走的气体。等什么时候想起来,再看它的时候,原本鼓胀的气球也就变小变瘪了。叶修的离开也是这样,最初孙翔其实并不觉得有什么,以为习惯就好,只是日子久了,才发现早已不是习不习惯的问题了。
做了社长以后的生活自然是更为充实的,点名、训练、例会、招新等活动他都是一样不缺。他听张佳乐说,忙起来就不会再想很多了。然后他就把所有琐事压给自己。只是这样原来是叶修做的事,他担上的越多,就越想他。说来确实可笑,曾以酷哥自恃的一个人,在此刻却也陷入了相思这趟浑水之中。

2.上一次见面还是在三个月前。
那日是寒假前的最后一节课,练的是组手。两人一组练习是就是他和叶修一起。如果按原本的训练要求来完成,对孙翔来说不是什么问题。只是每逢换人的时候,叶修都以一句“你继续”来应答。再加上后来的车轮战,半个多小时的剧烈运动下来,孙翔也是受不住的。“累了?那也要继续。”叶修笑的嚣张又嘲讽,把孙翔气的是在原地跳脚。
训练结束后,孙翔回寝室放衣服的时候,校门口恰好遇上了打算回家的叶修。他走近孙翔:“以后好好上课,体能都跟不上了。”
“叶哥就不怕我认真了以后,你就没了地位?”
叶修没有答话,用一种不同于往日嘲讽的语气说:“我要去外面上高复了,这是最后一节课,以后应该不会再来了。”
孙翔的脑子骤然清醒:叶修不会再来了?他没想过这种可能性,甚至有一瞬间失神:“你就这么走了,不怕空手道社被解散?”
“呵呵,不是有你吗?哥认定的人又怎么会眼看着社团被解散。走啦!有时间的话我会回来的。”

3.一个假期过了,可能是习惯了没有他的日子吧。对啊,也就只是这样而已了。自己认识他之前不也是这样吗?
新学期开始,招新活动在第二学期的第三周如期进行。向来低调到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这个社团的空手道社这次竟是准备了表演!
路人:又有新社团?走,去看看!
在孙翔站上舞台的时候,就引起了一阵姑娘的尖叫声。185的个子衬上脸部清秀的线条,enpi(燕飞)在他的展示下,连贯迅速,确实表现出了燕子飞行的动作,矫健、美妙、敏捷,很华丽!舞台前围满了围观的姑娘。再加上周泽楷江波涛的基础展示,一个个都争着要填报名面试表。而戴妍琦这个小姑娘还嫌场面不够乱,一句“现在参加的新生可以摸社长腹肌哦”后,就被唐昊捂上嘴拉走了。
最后招来的通过面试有6个人。再加上之前的学员,一共15个人,也堪比隔壁韩文清他们的跆拳道社了。
教练魏琛说前一年新生老生加起来也就七个人,他对这次招新很满意。

4.又是过了三周,社团进度渐渐踏上了正轨。新生们学会了格挡,正踢,出拳这样的基础动作和半套平安二。
新人中不乏极具天赋的。像包荣兴啊,唐柔,乔一帆这样的。
前两个都是组手型选手(组手:实战)。包荣兴吧,听他说是从小就混。技巧方面虽说不上多好,却也是有一些意识的,而且经常是不按套路出牌的,还有他一米九几的身高,让对手措不及防!之前孙翔和他试着练过一场实战,孙翔表示完全揣摩不到他的思维。下意识的防御往往是错误的。孙翔不喜欢这个人,只是魏琛说包子是个可塑之才才把他留下的。
唐柔也是名组手型选手。虽是个姑娘,却比男生还霸气,况且一点就通,孙翔也要承认,这个姑娘确实很厉害。
乔一帆更适合型(型:套路),特别是团体型。他是那种极具配合意识的,而且之前还学过三四年的空手道。不过以前他是松涛馆流的,现在突然换了个流派还有些不太适应,有些细节还没改过来,但能看出他的基础功还是不错的。他平时也是很听话很有礼貌的男孩子,挺讨人喜欢。

5.“今天要学勾踢,你们先压一下韧带,以免拉伤了。”
戴妍琦小姑娘因为生理期请假,平时和她一组的唐柔,就找了包子一起。
孙翔一个人,暗搓搓的躲到了角落里。他韧带本就不好,自然不喜欢压韧带。此时多出来一个人,那就正好能躲过这次。
“啧,现在都社长一个人那么惨的吗?”这人敢这样说话,估计是不知道他们社长的性子吧,他们看向说话的人。“叶哥!”二三年级的都认出了他们的前社长。
“诶,你们先好好上课。”他转身看向孙翔,嘴角勾起笑容,“来,我帮你压。”
“不用。”
“别拒绝我呀,反正我们现在都是一个人。”
......
孙翔说不过他。双脚相对坐下让叶修压着他两膝。
“孙同学,现在压胯了,你还在干嘛呢。”魏琛也是和叶修一样的表情,果然有什么样的教练,就会教出怎样的学生。

评论(2)
热度(18)

© 鸾辂音尘。 | Powered by LOFTER